Alva

我天性不宜交际。在多数场合,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,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。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,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,那都太累了。我独处时最轻松,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,即使乏味,也自己承受,不累及他人,无需感到不安。

圣子与殉道者(阿尔弗雷德乙女向)

选自《底特律:成人》中马赛同人漫画中的一首十四行诗。
重度ooc预警 请不要对本文有什么期待 本文由于作者七夕过的不快乐而有感而发
ooc预警
ooc预警
ooc预警
【】内为诗句
手机拍版 屎一样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你的光】
我和阿尔弗初见在一个演唱会。那时我还是陷入单箭头中的少女,始终认为银河系将以我暗恋的男神而转动。就在一个略带闷热的傍晚,我看到云朵被满满染成鲜红,像红豆汤上漂浮的红豆。就在家门口的公园里,有个我们学校摇滚乐的演唱会。我不怎么爱听摇滚乐,但我男神也在这个社团,就算在受不了,也要去忍忍。
似乎来的太过于早,太阳死活不肯从地平线下去,也到...

社情,社情

lynnmoriarty:

性张力爆棚~(说是钙片现场也是不为过)

关于茨木童子和你的一切

这首诗以现实中茨木童子粉丝的视角,来看待茨木。雷避,ooc有

关于茨木童子的一切

我怎么能不爱你,
当我与你对望,
看见你的断臂,
看见你的破碎。
现实里的我想起我的生活,
我在想是什么充当你的铠甲呢?
是你的挚友吗?
我怕针扎,
你怕粉身碎骨,怕见不到挚友
所以,你总是高喊“挚友”,
你在冰天雪地里淌过
总有几条入骨的裂缝,
让滚烫的血液流出。
我数数你的裂痕,
第一次是被人类驱逐,
在水中倒影中看到真实的你,
第二次是被人砍下手臂,
美丽的皮囊有了伤疤。
为什么不哭呢,总有人问,
为什么解释呢?
如果可以的话,就不必再哭了

寂静在喧嚣里低头不语,沉默在黑夜里与目光结交,于是,我们看错了世界,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。

© Alva | Powered by LOFTER